第 68 章(1 / 3)

这绝对是日下部笃也这辈子经历过的最无法理解的事之一,排在第一的是五条悟亲自处决了夏油杰。

他亲自去确认过。

夏油杰,是死了的。

日下部笃也想了想还是回头,盯着相拥的两人,视线特地是在少年夏油杰的脸上转了一圈。

“......”

日下部确定,这就是夏油杰。

无论是黑发少年的声音、身形,还有身上的咒力波动,都和藏于深处记忆里的一模一样。

他和一年前身披袈裟,高调地与高专宣战,施行百鬼夜行、霍乱人间的教祖夏油不同。

眉眼间轻缓疏朗,少了许多深沉,多了些年轻意气。

日下部笃也将他与记忆中,那个在姐妹校交流会上大出风头的年轻咒术师相比。

两者重叠,有部分的重合。

区别也明显——

日下部笃也在这个夏油杰身上窥见了独属于他的一份温柔稳重,也在那张面庞上看到了青涩与青春。

这让日下部笃也产生了一种近乎荒谬的直觉——眼前这个夏油杰大概率不是假的。

哪怕这个夏油杰与他记忆中的少年有些些许的偏差,哪怕他曾经确认了夏油杰的死亡。

这个人,确实是夏油杰。

或许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夏油杰。

黑发少年半垂着脸,眉眼柔和,大手放在另一个少年的腰上,紧紧拥住,两人的亲密关系昭然若揭。

日下部笃也:“......”

怎么说呢?挺好。

他嘴角多了一抹弧度。

——当初夏油杰叛逃是为了制造一个没有非咒术师的世界,这事他听说过。

可,怎么可能呢?

杀光非咒术师等同于天方夜谭,彼时的夏油杰更像是朝着一个虚妄的乌托邦、无法实现的目标前行。

那样的人,连坠落都是绚烂的,似乎裹挟着决绝与不悔,以绝不回头的姿态向下俯冲。

日下部笃也挺佩服他的。

另一个世界的夏油,有人将他从既定的痛苦里拉了出来,嘛,也是好事一桩。

也就是不知道怎么做到的?

明显夏油杰是头倔驴,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那种。

想到这里,日下部笃也不禁对桐原司投去了钦佩的目光,顺便又想——

咳,能者多劳......

他想赶紧下班了。

·

另一边。

两面宿傩重临人间带来的压迫感就这样草率地结束了,藏在建筑废墟里的枷场菜菜子、美美子满身灰尘、灰头土脸地从墙头探出头,看到了年轻版的夏油大人正抱着一个人。

夏油大人是笑着的,笑得轻松俊朗,头顶也没有缝合线,枷场姐妹的眼睛瞬间瞪大。

只一眼,扒着断垣残壁,只露出半个头的枷场菜菜子就语气笃

定:“那是夏油大人。”

旁边的美美子附和:“是。”

“是另一个夏油大人。”

“是。”

“夏油大人很快乐。”

“所以那个人是我们的……养、母?”气质文静的枷场美美子歪头,当即语出惊人。

枷场菜菜子一怔,经过短暂的思考过后,觉得这个称呼很合适。

枷场美美子看向身侧的双胞胎姐姐,嗓音依旧细声细气,语调里却满是压制不住的期望。

“养母大人能克制宿傩,那他也一定可以让夏油大人解脱的吧?”

“嗯!”

枷场菜菜子重重点头。

虽然她是双胞胎里看起来更外向、也大大咧咧的那个,却总能与心思细腻的美美子的不谋而合。

——另一位夏油大人寻找到了幸福,但她们的夏油大人还没有。

她们绝对,不会忘记的哦。

·

桐原司口腔里被余韵带着微甜的巧克力味填满,挥散了那徘徊不去的怪异味道。

“呼——”

活过来了。

保存了千年的两面宿傩的手指味道已经超脱了正常食物的范畴,很怪、非常怪。

还好,鬼的胃部出自本能将食物立刻消化,还有微苦返甜的巧克力,减少了不适感。

桐原司这次不是很饿,加上环境不对,所以只要了一小口的量,就停了下来。

桐原司摸了摸腹部:嗯,一天多餐,饱腹感强烈。

如果只是靠最低标准活着,估摸着桐原司可以很长一段时间都不需要进食。

夏油杰感受到他像猫儿一样的舌头轻舔了一下,痛苦转瞬即逝,约莫没有一分钟的时间便结束了进食。

是吃了什么被苦到了吗?所以用自己的血来压味道。

——夏油杰几乎是立刻就猜到了缘由。

可爱。

很可爱。

夏油杰或许觉得自己与他人不同——被索取的是他,觉得满足的也是他。

黑发少年垂下眼,遮住某些不合时宜的情绪。

“司,刚才是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吗?”他随口问道。

然后,熟练地从兜里掏出两个绷带,贴在伤口上,但此刻颇有一股掩耳盗铃的意味。

最新小说: 校园超级霸主 陨落的大师兄 青山 我靠妆造手艺卷死娱乐圈 这婚又不离了?! 龙藏 等你上线 网游之从头再来 旧日回响[废土] 在咒术界被原神众神宠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