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第 28 章(1 / 2)

提到这事, 高木有些尴尬地搔了搔脸颊,“他……他说要去一趟洗手间,时间比较久,就让我们先走了, 等会再到警局做笔录。”

“啊?”松田阵平有些不可思议, 眉眼流露出一丝凶气, “他说你就信了?”

高木哑口无言。

不过松田阵平也知道自己只是在迁怒而已,谁也无法预料到一个表现正常的人怎么会去突然袭击别人。

他叹了口气,低头认真打量了下薄叶京鹿的状况,“全身都湿了,你家就在附近吧, 赶紧回去洗个澡休息。”

“那你怎么办?”

“我先送你回家, 其他的之后再说吧。”

雨还是没有停,似乎要下一天一夜, 整个世界都变得灰雾雾。

薄叶京鹿身上盖着新的外套,身上湿透的衣服已经不再滴水了,但风吹的时候还是会被冷得瑟瑟发抖。

他握紧手中的伞柄, 眼前是拆弹警官高大挺拔的背影, 思绪却不自觉飘了很久。

发现黑泽失踪那天也下了很大的雨,他匆匆赶到黑泽就读的小学, 却被告知黑泽已经被接走了,但是老师也没有看清楚接走他的人是谁, 只知道是穿着黑西装的。

那时薄叶京鹿已经有了不妙的感觉,但他还是先赶回了家,不出所料, 家里空无一人。

屋外的雨势逐渐变大, 像是从天空裂开的口子直接灌下来的般, 狂风呼啸,激烈地拍打着窗户的玻璃,砰砰作响。

他把家里翻了个遍,弄得一片狼藉,依旧没有找到黑泽的踪迹,恐慌快要将他淹没。

“我不可能穿这么幼稚的衣服,你死了这条心吧。”银发小少年抿了抿唇,如同祖母绿宝石般的双眸里充斥着抗拒。

薄叶京鹿举着亮黄色的可爱背带裤,“这是学校发的制服,你必须穿。”

“如果你敢把那件丑到爆炸的衣服套到我身上,你就死定了。”黑泽拧起眉头,脸上浮现出一丝愠怒。

过往的一幕幕开始在薄叶京鹿眼前浮现,他的心脏愈发揪痛。

来到陌生世界这半个多月,他只认识黑泽一个人,他不能缺少黑泽。

薄叶京鹿拿了把伞急匆匆地跑出门,白色球鞋踩过路边的水洼,沾湿了裤脚,也染上了些脏污。

门有没有锁上他早已记不清了,他在狂风大作的街道上找了很久很久,之后还发了两天烧,但是那个小少年已经再也回不来了。

直到今天,他也没再见到那俊秀而又熟悉的眉眼。

薄叶京鹿的思绪在飘散,没有注意到前面的青年已经停住了脚步,额头直直地磕在坚硬的脊背上,鼻尖闻到了一丝雨水的潮气,又感受到警官紧实的肌肉和火热的温度。

他连忙抬起头来,揉了揉有点发疼的鼻子,“不好意思,刚刚走神了。”

“走神?”松田阵平挑了挑眉,“在想什么?该不会是你新认识的朋友吧?”

“没有,在想黑泽。”薄叶京鹿老实答道。

松田阵平恍然大悟,“你好像说过那个黑泽很聪明对吧?最近的小朋友都是这种风格吗,班长也跟我说过犯罪现场老是有一个自称侦探的小学生跑来跑去。”

这个特征很明显,一直在论坛追更的薄叶京鹿很快就猜出来那个小学生是谁。

的确,黑泽和漫画的主角柯南一样拥有不符合年纪的成熟,甚至当初还是黑泽在隐隐照顾薄叶京鹿,大人和小孩的身份完全相反了。

薄叶京鹿心中一直存在的那个猜测在此刻又涨大了许多。

如果说柯南是吃了组织的药从高中生变成了小学生,那黑泽会不会也是某个人“返老还童”的呢?

如果同样是用组织研发的药造成的,诸伏景光也提到过之前研究所发生过□□事故,还有人失踪了。

失踪的人,是……

一个名字在脑海中浮现,薄叶京鹿心中升起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但是,还不能完全确定。

而且要是琴酒真的就是黑泽的话,他就不会跑到琴酒面前去“认亲”了,那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冷血杀手,是他们的敌人。

即便感情再深,再难割舍,他也不会脑子糊涂到和要残害自己的组织站在一边。

他在心里默默期许,真心希望这两人不是同一个人。

内心掀起惊涛骇浪,薄叶京鹿表面却平静无波,“现在的小孩子都很聪明。”

“你也很聪明。”松田阵平推开公寓的门,回头朝少年笑了笑。

薄叶京鹿愣了一下,然后扭过头去,有点不敢和松田阵平对视,“但我不是小孩子了。”

“我当然知道。”松田阵平笑容还挂在脸上,“快回去吧,我就先走了。”

看着薄叶京鹿已经走了进去,他转身就想离开,樱发少年下意识拉住了他的衣袖。

薄叶京鹿抿了下唇,

最新小说: 漫威:我成了雷神索尔的亲叔叔? 四合院:重生的傻柱 从天龙八部开始吃瓜看戏 盗墓:诊山寻龙,不谓贼 港综:最强融合,开启权势枭雄路 诸天从炼化技能开始 影视:词条人生从庆余年开始 从阿兹卡班开始的魔法之旅 火影:辉夜是我妈 穿越美综世界的大奥术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