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 22 章(1 / 3)

说完这句话之后, 薄叶京鹿立刻在心中痛斥自己说话不经脑子,他和安室透就相处了不到一天时间,问这个问题也太私密了吧。

而且琴酒还坐在前面, 这不就相当于在工作上司面前谈论私生活吗,会给上司造成不好的印象的吧?

薄叶京鹿脸颊变得比看论坛那一会还要红一些, 甚至连雪白的脖颈也带上了些许粉红。

他慌慌张张解释道:“我……并不是想打探隐私……”

“没事。”安室透笑了笑, “正好我也感觉有点无聊,聊聊天也挺好的。”

他想了想, 认真地回答道:“以前出任务的时候也有过扮成别人恋人的经历, 但要说真正谈恋爱的话还没有尝试过, 而且我也不太感兴趣。”

[他每天忙工作已经很累了]

薄叶京鹿原以为安室透头上会出现“他的恋人是这个国家”之类的标签,没想到却是这样一条充满现实气息的标签。

第一次和安室透见面的时候, 他好像也说过自己在附近的咖啡厅打工,那不就相当于一次性打三四份工吗?

安室先生果然很厉害,他默默感慨道。

“那你呢?”安室透反问道,语气里带着些许打趣。

“我也没有谈过,恋爱什么……对我来说太遥远了。”薄叶京鹿说道,他没办法想象自己跟别人一起手拉手逛集市坐摩天轮吃同一个冰淇淋……的场景, 感觉会紧张到像个灌满水的气球一样爆炸。

“没有什么追求者吗?”

[他觉得你长得这么好看, 应该会有很多人追你吧]

薄叶京鹿脑中瞬间涌起了许多不好的回忆, 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确实有人追求过他,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富江体质的原因,那些人的爱都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做出的事情也很可怕,还各个都是罪犯。

论坛漫画里提到了野村拓也的后续, 他被警察逮捕了, 希望他的罪行被揭发出来之后能判个终身□□, 不要在出来祸害他了。

“有,但是……”薄叶京鹿抿了抿红润的唇,粗略地回了一句:“我比较喜欢遵纪守法的人。”

安室透有些愕然,这么说来,难道追他的人都是不遵纪守法的犯人吗?

但同时又感觉有点好笑,这句话从一个组织成员嘴里说出来真是变扭。

车突然停下了,耳边传来了琴酒低沉的嗓音:“到了,下车。”

不知道是不是薄叶京鹿的错觉,他感觉琴酒的声音好像要比之前沉闷一点。

他往窗外看去,发现这里并不是组织基地,而是自己之前住的那栋公寓楼下。

他心跳猛然间加速,琴酒怎么会知道自己住在哪里?要是他连自己的住处都知道了的话,说不定也会知道他和松田阵平有联系。

松田阵平岂不是有危险了?!

不,组织应该没有大胆到会动一个警察吧。

薄叶京鹿又害怕又焦虑,如同热锅上的蚂蚁,随后突然想起来安室透也住在这里。

说不定只是想让他暂时和安室透一起住而已,他悄然松了口气。

可薄叶京鹿刚准备下车,就听见琴酒对他说:“你留下。”

他有些疑惑,但还是乖乖地坐在了原位上。

安室透并不觉得琴酒会好心到专门送自己回住处,估计是想和自己身边这位新成员单独说点什么吧。

他打开车门从车里出去,又扶着门弯腰和车内的薄叶京鹿道了别,才转身离去。

薄叶京鹿也说了声“再见”,才刚看了安室透离开的背影不到一秒,保时捷就重新启动了,他的脑袋猛地撞到座椅的靠背上。

“只是一个代号而已,别摆出一副沾沾自喜的蠢样。”琴酒毫不留情道。

薄叶京鹿揉了揉撞得发疼的额头,也不敢忤逆琴酒的话,有些局促。

银发男人语气冰冷,根本不给薄叶京鹿喘息的机会,就继续道:“三天之内学不会用枪就滚回去研究所,组织不需要废物。”

三天?!

这时间未免而太紧迫了吧?而且这种东西他要去哪里学?

薄叶京鹿忍不住攥紧了手指,心中涌起无数疑问,最后到嘴边都变成了一句瓮声瓮气的“好”。

琴酒是他的上司,他必须要听从琴酒的指令。

“那怎么证明我学会了呢?”难不成又会有什么考核?

琴酒冷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薄叶京鹿觉得自己的猜测十有八九是正确的,让他学枪,应该是下一个任务会用到。

车内又陷入了沉寂,薄叶京鹿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黑泽的模样,内心又陷入了纠结,要不要现在就问黑泽的事,错过这次机会就不知道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了。

但是也可以发邮件吧?

万一他不回邮件呢?薄叶京鹿越

最新小说: 火影:辉夜是我妈 穿越美综世界的大奥术师 漫威:我成了雷神索尔的亲叔叔? 四合院:重生的傻柱 从天龙八部开始吃瓜看戏 诸天从炼化技能开始 盗墓:诊山寻龙,不谓贼 从阿兹卡班开始的魔法之旅 影视:词条人生从庆余年开始 港综:最强融合,开启权势枭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