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第 21 章(1 / 3)

全组织会开这种型号的车的人只有一个, 安室透有些意外,来的怎么会是他?

然后转念一想,找来一辆横冲直撞的车破坏警方的计划, 再顺理成章地伪装成醉驾或者其他理由的事故,这一招确实很有琴酒的风格。

驾驶座上的银发男人面容冷峻, 暗绿色的眼眸在黄昏残霞的映照下显得更加疏离淡漠, 五官轮廓带着些西方人的深邃,双指间夹着一根长烟, 烟头伸出了窗外, 闪烁着赤红的火星。

[琴酒, 本名黑泽阵,组织里的顶级杀手, 备受组织BOSS信任,与朗姆存在竞争关系,因此关系较差]

薄叶京鹿已经完全愣在了原地,漂亮的圆眸里盛满了惊愕,他现在的心情就仿佛是摇晃了几下再打开的碳酸饮料,液体猛然喷洒出来, 还发出“滋滋”的响声。

因为实在是太像了, 只要看过黑泽和琴酒的人都能看出来他们长得有多相似, 五官近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是一个青涩,一个成熟, 头发和眼睛的颜色也相同,而且甚至还有着同一个姓氏。

他敢断言, 这个叫“琴酒”的人绝对和黑泽有着某种联系, 说不定还会知道黑泽的下落!

即便琴酒看上去很不好惹, 像是那种随时会掏出枪来把人崩掉的反派角色,薄叶京鹿也打消不了心中那种立刻跑到他面前问黑泽在哪的冲动。

他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黑泽的下落,黑泽失踪那一天他就跑到警局报了案,并且接下来一个星期每天都会去警局看看有没有新的消息,比上班打卡还勤奋。

认识了松田阵平后,他也曾经把黑泽的照片发给过对方,让松田阵平帮忙留意一下有没有黑泽的消息,但仍然一无所获。

黑泽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那些记忆也好像是一场美丽的梦境,梦醒了,记忆也随风消散了。

而现在,他终于看到希望的曙光了,薄叶京鹿几乎要喜极而泣。

安室透和薄叶京鹿相处一整天了,第一次看见他露出这样情绪丰富的表情,有些惊诧。

他顺着薄叶京鹿的目光看过去,发现看的竟然是琴酒。

难道这两人认识?

但是琴酒好像没有什么反应。

不,还是有的,他被两人磨磨蹭蹭不上车的行为弄得有点不耐烦了。

“波本,你的任务是发呆?”

听见这句暗含讽刺的话,安室透才从这奇怪的气氛里挣脱出来,他给薄叶京鹿拉开了车门,脸上挂上了文质彬彬的笑容。

“我的任务是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吧,Gin。”

琴酒透过后视镜瞥了眼钻进后排的清瘦少年,冷笑一声,“需要别人来救的废物的任务内容没有了解的必要。”

“这样说也太伤人心了,我怎么说也算是对组织有过贡献的人。”安室透嘴上说着伤心,脸上却仍然保持着平静。

虽然琴酒一向都是这个性格,但很明显今天是在故意针对他。这也正常,毕竟这个任务难度不大,他却叫来了组织增援。

但是没想到来的会是琴酒,而且还是他一个人来的,这种概率跟天上掉馅饼差不多,太奇怪了。

薄叶京鹿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头,很想现在就对着驾驶座上的人问出自己最关心的问题,但是这两名代号成员突然表现得针锋相对的,让他有些无措。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远没有结束,安室透想搞清楚琴酒为什么会来这一趟,“Gin,听说组织最近招了一批新人?好像还有几个被分在了你手下?”

言下之意就是你怎么不忙着调/教新人,反而这么有空来插手这样一个完全看不上眼的任务?

琴酒将手上的烟掐灭,突然露出了一抹笑容,似乎有些愉悦。

他发动汽车,引擎的轰鸣声跟他的嗓音一样低沉,“你旁边那家伙就是。”

薄叶京鹿和安室透同时睁大了眼眸,他通过组织的考验了/怎么会被分配到琴酒手下?!

安室透皱起眉头,薄叶京鹿被分到哪他管不了,但他还没把任务报告递上去,也就是说琴酒是私自决定要薄叶京鹿做他下属的,这明显不合规矩。

除了那位没有人见过的大人之外,琴酒可以说是这个组织里最危险的人了,薄叶京鹿无异于羊入虎口。

对此,薄叶京鹿本人却升起一丝高兴的情绪,如果能成为琴酒的下属,他就有和琴酒交流的机会了,离知道黑泽的下落又近了一步。

“Gin,即便是你,也不能随随便便越俎代庖吧?”安室透眸色变暗。

这并不完全是因为薄叶京鹿,还因为琴酒这样做已经触碰到了他的利益,他一向和琴酒井水不犯河水,但是现在琴酒竟然越过他,也越过朗姆直接决定了新人的分配,如果就这样放任,就相当于是承认琴酒的地位凌驾于朗姆之上了。

身为朗姆派系的波本自然不能纵容这种行为。

最新小说: 从天龙八部开始吃瓜看戏 港综:最强融合,开启权势枭雄路 诸天从炼化技能开始 盗墓:诊山寻龙,不谓贼 从阿兹卡班开始的魔法之旅 影视:词条人生从庆余年开始 四合院:重生的傻柱 漫威:我成了雷神索尔的亲叔叔? 穿越美综世界的大奥术师 火影:辉夜是我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