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 7 章(1 / 2)

可还没等薄叶京鹿搞清楚为什么会是一个成年男人接的电话,通话就瞬间戛然而止了。

他连忙再打一遍,但不管怎么按,电话都没有反应了。

是这里离信号站太远了吗?还是对方……挂断了电话?

樱发少年眼神有些黯淡,手指深深陷进了肉里,指尖沾染上的殷红已经分不清是别人的血,还是自己刚从掌心里流出的血。

看来上天也并不想眷顾他,连在临死前跟黑泽道一声别都不允许。

掌心传来的疼痛感越强,薄叶京鹿的脑子就越是清醒,黑泽的话再次浮现,他猛地松开了手,任由掌心的血滴落。

薄叶京鹿摈弃所有杂念,他必须要先从这里出去,如果死在这里就没办法亲口问黑泽为什么了!

而且他绝不能让森山辉哉的阴谋得逞!

一想到松田阵平会变得像森山辉哉想象中那样不再意气风发,薄叶京鹿疯狂跳动的心脏就慢慢平缓了下来,绿眸中闪过一丝坚定,他不能在这里放弃!

不一定是信号问题,也可能是哪个零部件出了差错!

他抿起因失血过多而变得苍白的双唇,把座机翻过来打开了后盖。这个座机比普通的多了些功能,所以在后盖下还安装了两个电池,其中一个电池突了起来。

薄叶京鹿看了下其他的线路,没有看见断裂或被虫蛀洞的情况,迅速把电池拆下来重新装上去后拨打了电话。

这次他拨通了松田阵平的电话。

薄叶京鹿听着话筒中响起的“嘟嘟”声感到有些惶惶不安,刚缓和下去的心脏又重新怦怦跳了起来,生怕这个电话又拨不出去,那他就真的没有任何活下来的希望了。

当松田阵平匆忙又带了点焦急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薄叶京鹿仿佛活过来了般猛地松了一口气,眼睛也突然有些发热,他的声音带上了些许哽咽与颤抖:“松田、警官,……我是薄叶……”

他喉咙突然干涩起来,一个字也说不下去,只能眨眨酸涩的眼睛,把眼泪强忍了回去,但眼角还是红的。

“京鹿?!你在哪里?”松田阵平猛地提高了音量,心中的着急与慌乱可见一斑。

“那个变态没有伤害你吧?不用担心,我马上就过去救你!相信我!”

薄叶京鹿咽了口唾沫,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松田警官,你找到由原小姐了吗。我在一个废弃仓库里,应该是在郊外。”

“找到了,但是没有见到森山辉哉。”松田阵平皱起了眉,语气担忧道:“他应该是回去你那边了。”

薄叶京鹿心脏猛然跳动了两下,也就是说他待会还要见到那个变态吗?!

他紧紧握住了拳,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由原小姐……还好吗?”

松田阵平看着半死不活的由原侑美,她的身体已经开始发凉,全身都血淋淋的,不知道遭受了多少虐待。

“她不太好,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我已经知道怎么把这个炸弹拆下来了,接下来……”松田阵平深深吸了一口气,声音有些抖动地说出这个艰难的决定:“你能听我的指挥把这个炸弹自己拆下来吗?”

“我就待在这里,跟你一起拆掉这个炸弹。”松田阵平语气变回以往那样自信张扬,却十分令人信服。

“别担心,我陪着你。”

薄叶京鹿听懂这句话的隐藏语,“别担心,要是炸弹爆炸了的话,我陪着你一起死。”

他不再思考森山辉哉还有什么阴谋诡计……他把所有的忧虑都抛在脑后,心中对于死亡的恐惧也突然消失了:“好。”

他不仅仅握着自己的命,也关乎着松田警官和由原小姐的安危,绝对不能有任何失误!

进入工作状态的松田阵平迅速全神贯注起来:“首先把炸弹表面那一层的胶带,打开那个黑色的盖子。”

薄叶京鹿照做,盖子下的线路异常复杂,像是盘旋曲折的山路,很多还是一样的颜色,要区分很有难度。

“打开了,接下来要怎么做?”

“计时器下面有一个正正方方的东西,那是电池,把上面连接的两条蓝色线路先剪掉,小心不要剪错。”松田阵平一边指挥着,一边剪掉自己这边的线路。

“咔擦”,薄叶京鹿心脏沉甸甸的,紧张得腿都发软,他用之间找到的钳子对准了蓝线,用力剪了下去。

“呼——”他喘了一口气,脑门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冷汗。

拆弹全程都需要极高的精神集中力每剪断一根线就像是在鬼门关里走了一趟,一股深深的疲惫席卷而来。

松田阵平也察觉到了少年的状态,安抚道:“拆弹不是个简单的工作,我们还有时间,如果累了就跟我说,硬撑反而会起到反效果。”

“没关系,”薄叶京鹿擦去脸上的汗水,莹白手背上覆上了一些刚被汗水融化开的殷红血迹,“我们继续吧。”

最新小说: 从天龙八部开始吃瓜看戏 影视:词条人生从庆余年开始 漫威:我成了雷神索尔的亲叔叔? 火影:辉夜是我妈 四合院:重生的傻柱 穿越美综世界的大奥术师 港综:最强融合,开启权势枭雄路 诸天从炼化技能开始 从阿兹卡班开始的魔法之旅 盗墓:诊山寻龙,不谓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