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 6 章(1 / 2)

薄叶京鹿瞬间就懂了森山辉哉这样做的意图,心中升起一浓浓的悲哀,这个人实在是太阴险了。

二选一永远是最艰难的抉择,身为警察,松田阵平一定会想要救下所有人。可现在,他不仅不能拯救所有人的生命,还要成为罪犯的帮凶!成为那个让炸弹爆炸的侩子手!这些痛苦叠加在一起,终究会压垮一个警官坚韧不屈的脊梁骨。

自始自终,森山辉哉都不是想要松田阵平死,他是想让他生不如死!

薄叶京鹿心口泛起猛烈的疼痛,森山辉哉不仅是在摧毁一个警察,更是在报复薄叶京鹿对他的“冷漠”。

森山辉哉用一种残忍的方式在少年心中刻下了深深烙印,不管最后薄叶京鹿有没有活下来,他都不可能忘记森山辉哉这个人了。

不能让这样的悲剧发生!薄叶京鹿突然剧烈挣扎起来,可抹布已经伸到了嗓子眼,磨得喉咙里的软骨发痛,脸颊也非常酸胀,他想说的话全都被堵了回去。

松田阵平听到了那边传来的声响,还以为森山辉哉是在折磨薄叶京鹿,瞬间愤怒起来,厉声道:“你对他做了什么!”

森山辉哉眸中闪过一丝惊愕和疑惑,但并没有错过这个拉仇恨的机会,顺着说道:“没什么,只是让可爱的京鹿君和你打个招呼罢了,免得你觉得我在骗你。”

松田阵平:“你让他说句话!”

森山辉哉把薄叶京鹿嘴里的抹布一把扯了下来,将手机递到他嘴边,厚颜无耻道:“京鹿君,替我向警官解释一下吧,我明明是清白的。”

薄叶京鹿嘴边的伤口被扯动,忍不住轻轻地“嘶”了一声,他缓了下疼痛,才冲着听筒喊了一声:“松田警官,我没事。”

松田阵平听见那熟悉的声音,猛地松了一口气,京鹿还活着。

“那可以让由原侑美讲一句话吗?一个人质的声音都听不见,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找了人自导自演?”

森山辉哉摇摇头,“很遗憾,由原小姐还没有醒,但京鹿君可以证明我没有杀她,是吧?”

薄叶京鹿看着森山辉哉笑里藏刀的眼神,身体里涌上来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意,后背发凉:他声音有些颤抖:“嗯……由原小姐,晕过去了……”

“警官先生,你提的要求我都已经完成了,不要再拖延时间,做出你的选择吧?”

松田阵平湛蓝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痛苦,双手都在发抖,手背上根根青筋突起,“我要救……”

答案已经很明显了,他一定会救那个人。

“救由原侑美!”薄叶京鹿突然急促地喊道,“她的爸爸妈妈还在等她回家,我没有家人,就算死了也不会有人……”

“京鹿君,我要的是警官的选择,不是你的。”森山辉哉伸手猛地掐住了薄叶京鹿的脖子,力气之大让樱发少年仿佛一瞬间看见了死神,整个人都汗涔涔的,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般。

“你什么时候能乖一点呢?”森山辉哉语气苦恼。

[森山辉哉幼时丧母,父亲对他管教严厉,不让他玩玩具,不让他和朋友一起出去玩,很快他就变得孤僻起来,但森山辉哉很喜欢这种独处的感觉,整个世界都静悄悄的,只有自己的心脏在不断跳动,这让他感觉自己真的活在世界上,而不是一个父亲为了自己的脸面打造出来的傀儡]

[他喜欢这种掌控生命的感觉,家周边的小猫小狗给了他这种安全感,但是它们的生命太脆弱了,根本坚持不了多久,所以他开始寻求更坚韧的生命,那就是人!他并不觉得自己和这些人是同类,他们愚笨、无知、天真,在生命这方面却像是打不死的小强,倒是很适合做实验品]

[第一面见到漂亮的樱发少年时森山辉哉就知道,他和自己是同类,薄叶京鹿聪明、敏锐,却懂得隐藏锋芒,可森山辉哉不明白,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对所有陌生的事物都感到恐惧,为什么一定要找一个精神寄托才拥有活下去的勇气,就像孱弱的菟丝花一样]

[从前是那个从不正眼看人的高傲小鬼头,现在是一个愚不可及的热血警官,森山辉哉一直等待,最终都没有轮到自己]

薄叶京鹿感受着口鼻间越来越稀薄的空气,双腿无力地踹动,脑子里的晕眩越来越明显,视野已经变得光怪陆离。

这样死了也好,松田警官就可以顺理成章地选由原侑美了……

他模糊的视线扫过森山辉哉头上的标签,却只看见了最后那一段话。

他想说森山辉哉错了,被他的茎丝紧紧攀附的一直只有黑泽,他从来没有抛弃,也从来没有忘记那个总是冷着脸的小少年。

所有的声音都变成了聒噪的耳鸣,血腥味已经侵占了薄叶京鹿所有的感官,他快要被窒息的感觉淹没,这就是死亡吗?

好像……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受……

清新的空气猛地灌进呼吸道里,薄叶京鹿嘴里的抹布被一把扯掉,喉咙也被松开。他猛烈地喘息着,洁白脖颈上留下了令人

最新小说: 火影:辉夜是我妈 穿越美综世界的大奥术师 漫威:我成了雷神索尔的亲叔叔? 四合院:重生的傻柱 从天龙八部开始吃瓜看戏 诸天从炼化技能开始 盗墓:诊山寻龙,不谓贼 从阿兹卡班开始的魔法之旅 影视:词条人生从庆余年开始 港综:最强融合,开启权势枭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