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 4 章(1 / 3)

薄叶京鹿很快做完了笔录,在洗手间找到了松田阵平。

一推开门,他便闻到了一股苦涩呛人的烟草气息,虽然味道非常浅淡,但少年还是难以忍受,捂住了鼻子。

松田阵平懒懒地叼着一根烟,低头翻阅着资料,白色烟圈晃晃悠悠升起,穿过打开的窗户飘了出去。

他看见薄叶京鹿出现在门口,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将只燃了一小段的烟在洗手盆上碾灭,扔进垃圾桶。等掩耳盗铃完,才正色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是萩原警官告诉我的,他说你应该是躲在洗手间里偷偷抽烟了。”薄叶京鹿原话复述。

松田阵平一改之前松散的站姿,脸上闪过一丝被抓包的心虚,但还是嘴硬道:“别听他胡说八道。”

他之所以跑到这里来抽烟,就是因为不想被薄叶京鹿看到,以免教坏未成年,没想到Hagi这家伙还特意告诉对方,之后一定要找个机会狠狠骂他一顿。

[他对某人生气了]

薄叶京鹿看见这条标签,心中微微一惊,瞪大了绿色的眸子。

是他说错话了吗??

是他让松田警官不高兴吗??

果然还是要道歉吧……但是那样会不会太突兀了?

他顿时忐忑了起来,手指紧张地攥在一起,宛如他交缠不安的心。

“松田警官,”樱发少年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当作歉礼,踌躇着开口:“谢谢你今天送我过来。”

带着粗粝薄茧的指尖不经意间蹭过白皙柔软的手心,抓住了那颗小巧的糖果。手的主人轻轻地颤抖了一下,在感受到掌心一空后,就迅速收回了手,藏在身后。

“举手之劳而已,况且车不是我的,我不需要付油费。”松田阵平一点都不觉得说这话羞愧,语气理直气壮。

他剥开花花绿绿的糖纸,甜滋滋的味道在嘴里化开,还带着一股清新的水果香气,和少年身上淡淡的清香有些类似。每次和少年靠得近一点,就能闻到这股不知道是洗衣粉还是沐浴乳的香味,比糖还要好闻……

警官先生发觉自己的想法正在逐渐向变态发展,连忙止住了幻想,他低头看向少年柔和流畅的莹白侧脸,忍不住笑了笑,随身携带糖果,这是什么可爱的设定!

[他觉得这个味道甜的掉牙,不知道加了多少水果香精才掩饰掉那股劣质的工业糖精味]

薄叶京鹿攥紧了手指,没有效果吗?

[不过他并不嫌弃,甚至还有点喜欢]

少年松了一口气,缱绻瑰丽的樱粉碎发垂到眼前,他揉了揉被戳得发痒的鼻尖,小心翼翼道:“那…我们走吧?”

松田阵平对这个“我们”很是受用:“走走走,现在就走!”

电梯里,薄叶京鹿一直避免和松田阵平对视,其实这颗糖是萩原研二为了让他放轻松而送给他的,他只是在借花献佛而已,幸好没被对方识破。

松田阵平专注地看着逐渐下降的楼层显示,头上的标签却暴露了他在想什么。

[他在庆幸昨天在联谊上装作喝醉了,不然就要在好友的蓄意撺掇下单独送女生回家了]

[他最近总是感觉心律不齐,打算去找个医生看一下]

松田阵平头上的标签很杂,也很生活化,吐槽使坏的好友和死板不会变通的上司,为早上拆面包机时丢了一根螺丝没办法装回去而苦恼……这都是薄叶京鹿没有接触过的另一面。

眼看标签中的秘密越来越深入,薄叶京鹿收回了视线,不再窥探。

他只要记得松田阵平展现给他那一面就好,其他的不需要了解,这才是合理的交往距离。

松田阵平抽出臂弯下的资料,纸张表面已经被他捏得皱巴巴的,这是由原侑美的调查资料,因为这个案子并没有得到重视,所以资料也只有几张纸。

日本每年失踪人口超过一万人,东京又凶杀案频发,警察们精力有限,顶多只能查查监控,没办法持续跟进一起没头没尾的失踪案,所以松田阵平准备自己调查。

由原侑美人际关系比较简单,一天时间足够松田阵平去查周边的监控和询问与她有交集的人了。

“叮!”电梯门打开,松田阵平一边沉思着失踪案里的疑点,一边从薄叶京鹿眼前走了出去。

[他觉得由原侑美的失踪有蹊跷,四天前出现在监控录像的她还是正常打扮,失踪那天出门却是全副武装,虽然两天穿的衣服是一样的,但戴了墨镜和口罩,身材也有些许变化,很可能已经换了人]

[公寓电梯里的监控在前一天刚好坏掉了,没有拍下非常清晰的正面照,根据走廊拍下的影像,由原侑美正常出门那天和她同乘电梯的应该还有另一个人,去找找这个人说不定能得到什么线索]

薄叶京鹿怔在原地,四天前……松田阵平找的不就是他吗?

很快,警官脑袋上又弹出了一条标签,这条标签没有以第

最新小说: 穿越美综世界的大奥术师 影视:词条人生从庆余年开始 港综:最强融合,开启权势枭雄路 从阿兹卡班开始的魔法之旅 从天龙八部开始吃瓜看戏 盗墓:诊山寻龙,不谓贼 漫威:我成了雷神索尔的亲叔叔? 四合院:重生的傻柱 火影:辉夜是我妈 诸天从炼化技能开始